中国通胀前景较为稳定,货币政策将继续从总量上发力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金融支持绿色转型、绿色信息披露、绿色金融国际合作、货币政策等问题接受了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的独家采访。以下是访谈记录。

记者:绿色转型需要大量资本投资,其中金融体系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哪些措施鼓励金融机构支持绿色转型?

易纲:中央银行可以在绿色转型中发挥重要的积极作用,这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在货币政策方面,央行的首要和最重要职责是保持价格稳定。尽管如此,一些央行仍有政策空间通过结构性货币政策促进绿色转型。

中国人民银行为推动绿色转型做了大量工作。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将高质量的绿色债券和贷款纳入中期贷款的合格抵押品范围。去年,中国人民银行推出了两项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即碳减排支持工具和支持清洁高效使用煤炭的专项再融资,利率为1.75%,以支持合格的金融机构为碳减排效果显著的项目提供低成本融资。

截至今年5月底,中国人民银行通过两种工具向相关金融机构发放了2100多亿元人民币,推动碳排放减少6000多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约占中国年碳排放量的0.6%。

此外,去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修订发布了《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金融评估方案》,将金融机构发行的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纳入央行金融机构评级,鼓励金融机构支持绿色转型。

上述机制有助于绿色融资的快速增长。截至2022年3月,中国绿色贷款余额已超过18万亿元,增长迅速。中国绿色债券余额约1.3万亿元,居世界前列。

总之,中央银行可以在绿色转型中发挥作用,提高全社会对绿色转型效益的认识非常重要。

记者:中国人民银行在改善绿色信息披露和防止假冒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果?

易纲:信息披露非常重要,是推动绿色转型的关键。为了公平有效地实施绿色货币政策工具,应注意防范实践中的各种道德风险问题,如“绿色清洗”、低成本资本套利、绿色项目欺诈等。因此,在设计和实施支持绿色转型的货币政策工具的全过程中,必须做到信息公开透明,监管严格。例如,碳减排支持工具要求金融机构每季度公开披露碳减排贷款金额、利率、支持项目数量和贷款推动的碳减排金额。中国人民银行将与其他部门和独立的第三方专业机构核实披露的信息。公众了解和监督这些信息也非常重要。

为了促进气候风险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去年进行了第一次气候风险压力测试。根据测试结果,碳排放信息披露不足仍然是最大的挑战。

为促进气候信息披露,中国人民银行去年发布了《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指引》,对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的形式、频率、定性和定量信息提出了要求,指导200多家金融机构试点编制环境信息披露报告,包括环境风险识别、评估、管控流程,未来将及时向全国推广第三方专业机构验证的碳减排贷款发放情况以及由其驱动的碳减排规模等信息。

记者: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在通过多边和双边平台积极推动绿色金融国际合作。中国人民银行在推动国际绿色金融发展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易纲:在国际领域,中国人民银行与各方一道,积极引导市场资金支持应对气候变化。

第一,共同领导二十国集团可持续金融工作组。2021年初,20国集团恢复成立可持续金融研究小组,中国人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担任联合主席。20国集团率先制定了20国集团可持续金融路线图,该路线图已成为引导市场基金在国际层面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指南。今年,我们的重点是推动转型金融框架的发展,引导市场资金支持高排放产业实现稳定有序的低碳转型。

二是推动绿色金融分类标准与欧方趋同,取得阶段性成果。自2020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和欧盟委员会开展了中欧绿色分类标准的比较,并于2021 11月发布了《共同分类目录》,提出了中欧绿色金融分类标准共同认可的55项经济活动清单,为缓解气候变化做出了重大贡献。今年6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和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更新版的共同分类目录,增加了17项经济活动。中欧率先推动双方绿色分类标准的可比性和互操作性,有利于引导跨境绿色资本流动。目前,中国建设银行和兴业银行已经发布了标有绿色债券的“共同分类目录”,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也参考了“共同分类目录”作为绿色金融的分类目录。

第三,以绿色金融打造绿色“一带一路”。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指导并推出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GIP),提出了绿色投资的七项原则。截至2022年5月,GIP的成员已扩大到41个签署机构和14个支持机构。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还与央行和监管机构的绿色金融网络(ngfs)、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等机构开展了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推动绿色金融监管标准的提高。

下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通过多边和双边平台推动绿色金融国际合作,更好地为中国服务,实现碳峰值和碳中和目标。

记者:最近,中国经济面临一些下行压力,人民币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贬值。当前货币政策的取向是什么?它将在支持国家经济复苏方面发挥什么作用?

易纲:中国的货币政策始终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相适应。广义M2和社会融资增长率与名义GDP增长率基本匹配,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实现就业最大化目标。

在过去十年中,中国的市场利率一直在稳步下降。自然利率水平主要由资本的边际产出率和人口的长期发展趋势决定。

中国的利率形成机制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中央银行利用货币政策工具指导市场利率。目前,定期存款利率约为1-2%,银行贷款利率约为4-5%,债券和股票市场运行更加有效。考虑到通货膨胀水平,我们可以看到实际利率相当低,金融市场能够有效地配置资源。

中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照一篮子货币进行调整的灵活汇率制度。与20年前相比,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约25%,兑一篮子货币名义汇率升值约30%,实际汇率升值幅度更大。

中国通胀前景相对稳定,CPI同比增长2.1%,PPI同比增长6.4%。保持价格稳定和就业最大化是我们的优先事项。

今年以来,受疫情和外部冲击的影响,中国经济面临一定下行压力。货币政策将继续


推荐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取消
  • 联系微信